致力打造中国专业理论学术网上书店
 热门搜索:政治  |  理论  |  经济  |  商务  |  军事
您浏览过的图书
本类热销排行
    中国天机
    中国天机
    • 作者:王蒙
    • 出版日期:2012-6-1 0:00:00
    • 出版社:安徽文艺出版社
    • 页数:
    • 装帧:
    • 开本:
    • ISBN号:7539642895
    • 查看同类商品>>>
    • 原价:¥39.80
    • 会员价:¥31.8
    • 折扣:79.9%
    • 黄金VIP价:¥31.164
    • 折扣:78.3%
    • 白金VIP价:¥30.846
    • 折扣:77.5%
    • 金钻VIP价:¥30.528
    • 折扣:76.7%

    编辑推荐

    《中国天机》全书共分5辑28章,从旧中国的死亡一直写到今天。全书以史带论,夹叙夹议,有理有据,直言耿耿,善心拳拳,机锋处处,卓见比比,忧患沉沉,慧眼灼灼。说的都是广大党员干部知识分子普通百姓最关心最敏感的大问题,是“非常政治”又“非常文学”的王蒙先生对我们党过往执政经验的独具特色的回顾和为政治文明未来之路的绝对建设性的立论建言!

    内容提要

    革命与胜利,新中国诞生 一、一名少年的感受:旧中国气数已尽 剑走偏锋,让我先从一件比较离题十里的事情说起。1947年,我13岁了 ,去北京图书馆读书。我碰到的困难是样子与个子太小,而此图书馆的规矩 是谢绝儿童。每次我都心怯气馁地与它的工作人员讲解道理,说明我已经是 初中三年级学生,已经读过鲁迅巴金冰心泰戈尔嚣鹅(即维克多?雨果)。而 且我当时已经戴上一副二百度的近视镜,我是来认真读书的,不是来玩儿的 。
      那时的图书馆借书很麻烦。先要查卡片,再填写借书单,然后找座位坐 下,等二三十分钟,才由工作人员给你把书送来。
      有一次,我借的书是前苏联革拉特珂夫著的《士敏土》。我此前已经接 受了革命的宣传教育,已经知道前苏联好,革命好,知道人类社会一上来是 原始共产主义,接着是万恶的奴隶制,然后是封建社会,然后是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是最后一种阶级社会形态,到了这个时候要发动无产阶级革命,胜 利了,要推行无产阶级专政,然后是各尽所能、各取所值的社会主义,再一 步,就是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的人间天堂了。
      我13岁时自认为已经盗得了天火,接受了粗浅的历史唯物主义,因为, 我在声明我自己思想“左倾”后(见《一辈子的活法》一书),地下党员何 平给我读的第一本理论著作就是华岗著《社会发展史纲要》。
      (解放后华岗曾任山东大学校长,后因所谓胡风一案,落入泥沼,甚至 身陷囹圄十余年。) 从何平那里我读了前苏联文学作品《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虹》《我是 劳动人民的儿子》,并且得知了《士敏土》《铁流》等名著。所幸的是这样 的书并未被国民党所彻底禁止。
      一个少年阅读《士敏土》的经验是了不起的,这本书充满了革命的阳刚 型躁动,亢奋、热烈、混乱、杂嚣。我忘不了主人公格利融化在红旗与人海 中的神圣与献身的感觉。融化还是保留自己?这是革命中常常碰到的一个难 题。我忘不了小说中描写的清党时一个被清洗的“小资”当场开枪自杀,而 领导人连脸上的肌肉也没有动一下的情形。威严的血腥反而增加了革命的神 圣感与吸引力。革命不是戴着白手套所做的科学试验,不是绘画绣花与请客 吃饭。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毛泽东作如 是说。我忘不了一个知识型神经质型富农,十月革命后被充军时的歇斯底里 的欢呼。我更忘不了女主人公黛莎的强健的身躯与鲜艳的红头巾,她干脆主 张性献身,为了革命者伤员的快乐而献出身体,并与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人动 辄“干”在一起,这样的描写令一个13岁的男孩心怦怦跳,发热而且扩张。
      我的对于革命的向往与对于苏俄女共产党员黛莎的向往融为一体。
      黛莎真棒! 是的,越是在建党的初期,中国共产党的反封建矛头越是犀利,用巴金 小说《家》里的冯乐山老爷子的腐臭调门攻击共产党共产共妻的是保守没落 的国民党。
      即使后来在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工作的时候,我热烈地阅读瞿秋白的记叙 十月革命后的前苏联的《饿乡纪程》与《赤都心史》,我的心里梦里仍然有 与一把镰刀与一柄斧锤不可分的苏俄壮妇、红头巾的黛莎,她比一切饥饿与 混乱更鲜明也更有力。
      半个世纪后,我在美国讲学,面对美国的大学生们,我说:“对于青年 来说,没有比性与革命更吸引人的了,而革命的高潮期、革命的吸引力比性 还要更加巨大与强烈。”

    文章节选

      五岁到十一岁,我的追求是当一名好学生。十一岁开始,我的追求是当一个革命者,而且是职业革命家。不到十四岁,我已经离开学校,成为青年工作干部了。十九岁我开始了我对于文学的义无反顾的追求。二十三岁,我却又在反右斗争中落马……
      如此这般,我与政治难分难解。是我的幸运还是不那么幸运呢?
       我是中国革命、中国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设与发展的追求者、在场者、参与者、体验者、获益者、吃苦者、书写者与求证、作证者。我喜欢追忆、咀嚼与研讨中国的政治,我有责任说出真相,我必须泄露一些“天机”,而不能听信各式的信口雌黄。
       我很高兴,终于,我有机会在近耄耊之年,写出了《中国天机》一书,痛痛快快地写写自己的政治见闻、政治发见与政治见解。
       童心未泯的人说中国的近现代史是儿童的过家家游戏。痞子则认定政治是无赖的老千赌博。野心家认为政治是风险虽大利益惊人的冒险,是权力按照丛林法则进行的残酷争夺。人们就是这样,以自己的眼界与高度,以自己的波长与频谱来接受与解释政治的种种信息。当他们叙述中国的时候,各执一词的歪曲与诚恳的叙述是一样多。
       我至少希望我的见闻与见解宽一点深一点真一点也能与读者共享一点天机的端倪。
       天机能不能泄露?政治生活中有太多的现象与实质的距离,有策略与理念的错位,有说什么、做什么、记住什么、故意忽略什么的讲究,有声东击西、欲擒故纵、指桑骂槐、投石问路、虚张声势、韬光养晦……的手段。
       但政治仍然是伟大的事业,有仁人的爱心,有志士的奉献,有智慧的奇葩,有哲学的辉煌、诗学的激情、战略家的神机妙算。有千奇百怪的命运与偶然,有历史的沉重,更有祖国与世界的人民的愿望与利益在平凡的与不平凡的政治人物的生涯中威严做主。小头小脸的庸人当然不可能体会到历史主导的郑重与宏伟,他们只能用最卑劣的眼神来偷窥历史中的不经八卦,再一知半解地曲解政治生活。而假大空套(话)更是使政治的信誉丧失殆尽。
       不要认为只有中国的政治才有若干不宜一味泄露的天机。我在境外听到看到过例如老布什总统在竞选演说中说不增税,一上台就增税的两次巧言令色的演说的视频与音频。他指着自己的嘴巴说:“请注意我的口型,我说的是不不不,不增加税收……”再如奥巴马在竞选中宣传:“一个声音可以改变一家房屋,如果它能改变一家房屋,它就能改变一个城市。能改变城市,就能改变一个州。能改变一个州,就能改变一个国家。如果它能改变一个国家,它就能改变世界。你的声音就能改变世界。”这样的逻辑与费正清博士指出的中华传统文化中不合逻辑的“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是一模一样的。在美国的三一学院我听过当时的第一夫人希拉里的讲演,前一个小时就挤满了人,希拉里则迟到二十多分钟,这才叫VIP。
       再如法国总统密特朗,1982年他以社会党领导人身份来华访问时我见到过他,他还签名给我送了书《此时此地》,我后来将我的书的法文版寄给他,他也签名回了信。但他当选了总统再来华访问时,他是里三层外三层,想与之握个手也决非易事了。
       但总体来说,政治在走向更加透明、更加开放、更加民主、更加守法、更加进步的方向。
       不容易闹政治。法国的一位总统,我想应该是德斯坦,他来华时对中国的领导人说:“法国有数千万人,这数千万人搞得法国政府狼狈不堪。当我一想到中国人口有十几亿的时候,我实在非常同情中国政府。”类似的话我也听美国的政治家说过。
       还有德国的总理说过,政治家好像养在鱼缸里的热带鱼,一举一动都被观察着放大着。
       但我还是写下了我认为应该公开也可以公开的天机。我相信它有建设性的作用。而且我相信,如果我不写,不会有别人写了。
       我写下了我认为可以参考也可以议论的某些见解。也许一时半会儿它们没有可操作性,但同样它们是一个有兴味的,而且是重要的话题。
       见解就是见解而已。我“服过役”,在北京的城区里、国营大厂里、生产大队里、政府的部门里,我都上过班,我知道主持工作与参政议政之间有多少距离。但至少我们可以努力构建一个更健康的关系:在执政者与平头百姓之间,在官员与知识分子之间,在拥护者与反对者之间,多一点沟通,多一点理解,多一点互补与互相支持吧。为此,我也就不怕说出自己的一点见闻,一点见解,并泄露某些天机喽。
       我还完全理解人们的政治肝火。一谈到政治问题,一想到权力的掌控与使用,一想到位置到底属于谁,想到政策的倾斜与调整,资源的分配与得失,一想到某种政治际遇下的机遇与风险,一看到政治人物的浮沉升降荣辱进退,一想到政治斗争或政治博彩的生动与诱人,你或而羡慕佩服,你或而跃跃欲试,你或而妒火中烧,你或而庆幸嘲笑,你或而愤懑无奈,你或而一肚子恶气,你或而牢骚满腹。政治是不可能像数学力学哲学语言学一样地冷静地言说的。
       但是我力求不要像某些志大才疏之辈一样地牛皮轰轰,空话连篇,大言欺世。不像某些鼠肚鸡肠的人那样唧唧咕咕、事事非非,却听不得一点不同角度的说法。不像某些青涩之辈那样动辄谩骂泼脏水歇斯底里,而从来于事无补。当然也不像某些小人庸人,只会人云亦云、看风使舵、投其所好、一派奸佞。
       我不会哗众取宠。但是我一定会语出肺腑,不无独出心裁。我的独出心裁希望不致使朋友们受不了。
       我入党已经六十四年。我当过文化部长与政协文史委主任,中央委员与全国政协常委。我被错划为右派分子打入另册达二十余年。我参加农村体力劳动前后共十一年。至今,极左与极右的人动辄对我进行两个方向的炮轰。我和最上层的人最下层的人包括劳改释放犯都有交往。我访问过境外的六十几个国家与地区。我见过我国的最高级别的政要领导人物。我见过外国高端政要:中曾根、诗琳通公主、日夫科夫、撒切尔夫人、金日成、金大中……同时我从来没有停止过我的文学追求。这样,我第一,非常政治,想否认也不可能;第二,我非常文学,我从来没有去追求过、真正感兴趣过、哪怕是一星半点的“仕途”。但我有真正的主人翁的责任感与理解担当,我有入乎其内又出乎其外的灵动与清醒。
       我想努力做得最好,我要努力把我见识过体会过的政治的、尤其是中国政治的天机娓娓道来。我不指望读者会非常足够非常深刻地同意我的见解,但是我指望人们会思考、参考、长考我提出的话题。行了。  目前的中国,立论建言,谈何容易?但仍然不能只扮演一个旁观与说风凉话与瞎起哄的角色。天日昭昭,人史共鉴。我愿接受读者与时间的考验。

    作者简介

    王蒙,男,中国当代著名作家,祖籍河北南皮龙堂村, 1934年10月15日生于北京。1948年10月10日, 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地下党员。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部长、 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协会第三届理事会理事、 中共中央第十二届中央候补委员、 中共第十二届、 十三届中央委员、第八、九届全国政协常委、《人民文学》主编 。现任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作协副主席、国际笔会中心中国分会副会长和中国国际交流协会副会长,2002年4月任中国海洋大学顾问、教授、文学院院长等职。

       【最新评论】   我来说说   更多评论

    用户中心 | 帮助中心 | 客户留言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10 Chbook.com.cn All rihgts reserved. 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110194号 / 京ICP证:12009511号-4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729
    友情支持:中宣部 | 中央党校 | 文化部 | 人民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