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打造中国专业理论学术网上书店
 
郁闷的中国人
  
中国人的郁闷由来已久。1949年之前,中国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郁闷自不必说;1949年后,人们迎来了新的时代。然而,好景不长,“文革”那个险象环生、危机四伏的10年让人们着实郁闷;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也没少折腾,社会转型时期的阵痛折磨着中国人坚强的神经。现如今人们不愁吃喝了,但不知何时起,苏丹红、牛肉膏、瘦肉精、染色馒头、硫磺姜出现了;学校不包分配了,找工作也要权钱交易;入学托关系,住院托关系;豆腐渣工程频繁出现了,矿难接二连三,瞒报也接二连三;物价飞涨了,买房买不起,租房也只能蜗居了……解决了温饱的中国人,又开始郁闷了。梁晓声用坦率的笔调、睿智的语言娓娓道出了中国人的精神状态与生活现状,以及中国的社会现状和阶层分析,并从根本上分析了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并将此归结于“中国文化”的深层次缘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1.“和谐”失败了吗?(1)
 

社会和谐或不和谐,因素很多。主要的现象在民间,主要的前提却不在民间。

百姓其实都是巴望和谐的。

因为一切导致社会不和谐状态,首先必使人民的生活乃至生存丧失保障。比如战争,比如动乱,比如枉法,比如苛政,比如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压迫与剥削

“血流漂杵,人死如林”;“持金易粟,粟贵于金”;“中野何萧条,千里无人烟”;“边城多健( 青壮年) 少,内舍多寡妇”;“梦中依稀慈母泪,城头变换大王旗” 这样的社会,是断没法和谐的。

片言折狱,严刑诬服,荣势破理,屈诛无辜;万全之利,权者以小不便而废;百世之患,贵者图小利而不顾 这样的社会,也是断没法和谐的。

苛政猛于虎,百姓如刍狗;朱门酒肉臭,路有暴尸殍 在如此这般的社会状况下,“孔子”们那些教化庶民的话,不管多么中听,根本就是废话。

倘什么人还喋喋不休地向民间念教化经,那确乎可恶了。

“五四”时期,“打倒孔家店”成主流的社会风潮,运动者们固然有偏激之处,孔老夫子委实也有点儿冤枉,但平心静气地想一想,却并不能说这是文化人士根本不负责任的胡闹。

不久前与几位同龄辈闲聊,有人言:“除了 文革 十年,建国凡五十余载,竟无内战,无论如何,该说是中国人的福。”皆肃然,遂纷纷点头。想想半个多世纪前的中国,可能比今天的伊拉克还要悲惨。凡中国人,不可能不由而庆幸。

窃以为,今日之中国,民间也来总结和谐的经验,吸取不和谐的教训,还是有了不少可行性的前提的。虽然发生在我们百姓日常生活中的不和谐,对于社会只不过是细节,且与什么大前提无关。但有时却会令当事人目瞪欲裂,血脉贲张,甚而真的向社会溅出血去,更甚而闹出人命来

有次我在某市碰到这样一件事 上午我散步时,见一环卫工正在清理垃圾桶,旁边一女子在遛狗。那狗突然拉了屎,女子倒也自觉,而且分明有所准备,从兜里掏出卫生纸,包起狗屎打算扔进垃圾桶里。而那环卫工不知为什么不高兴了,将垃圾桶的盖子一盖,不许女子将狗屎扔进去。那女子手捏着一纸包狗屎,也不高兴了。

她质问:“为什么不许我扔进去?”

环卫工理直气壮:“这是垃圾桶,不是扔狗屎的地方。”

我想,那环卫工之所以不高兴,恐怕是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在我们的社会中,不尊重环卫工人的人格和他们的劳动,甚而蓄意伤害他们自尊心的事也确实屡屡发生) 我干这么脏的活儿,我每月那么少的工资,我整天默默地为你们城里人服务,你们城里人何时正眼瞅过我们一次?我这儿正在扎塑料袋口呢,你偏赶这会儿当我面儿往袋里扔狗屎 这么一想,自然就有点儿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都讲要换位思考,我想,如果那女子当时能换位思考一下的话,只消一句自嘲言语,环卫工心里的气肯定顷刻全无。

但那女子却手捏着一纸包狗屎认真起来。

“难道狗屎不是垃圾!”

“垃圾是垃圾,狗屎是狗屎!难道我是专门清理狗屎的人?!”

“狗屎也是垃圾!”

“狗屎不是垃圾!垃圾是生活废弃物!”

“狗屎就是废弃物!”

“这叫垃圾桶,不叫狗屎桶!”

“你胡搅蛮缠!”

“你才胡搅蛮缠!”

这时,对于那女子,怎么样才能扔掉狗屎似乎已不重要了,似乎理论明白狗屎究竟属不属于垃圾更为重要了。她的思维逻辑显然是这样的 只有通过理直气壮的辩论,迫使环卫工承认狗屎也是垃圾,手中的狗屎才会顺利扔掉。她肯定还觉得很委屈 自己的狗在道上拉了屎,自己并没牵着狗一走了之,而是掏出纸包拾了起来,却偏偏遇到一名犯浑的环卫工不许自己往垃圾桶里扔!她也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那小狗蹲于地,看着一男一女两个人恶色相向,不明所以,一脸困惑。

我见他们越吵越凶,趋前劝之。我是有立场倾向的 暂且不论狗屎是否属于严格意义上的垃圾,看一个女人一直拿在

 

用户中心 | 帮助中心 | 客户留言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10 Chbook.com.cn All rihgts reserved. 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110194号 / 京ICP证:12009511号-4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729
友情支持:中宣部 | 中央党校 | 文化部 | 人民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