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打造中国专业理论学术网上书店
 热门搜索:政治  |  理论  |  经济  |  商务  |  军事
美国海外驻军调整:选票需要还是安全需要?
作者:张立平 日期:2005-6-10 点击:1561

    8月16日,美国总统布什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的海外退役军人的集会上宣布,在未来7至10年内将撤回7万名驻欧洲和亚洲的美国军人。熟悉外交防务的民主党前官员如理查德·霍尔布鲁克和韦斯利·克拉克称之为共和党的“选票花招”,撤军计划将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民主党候选人克里也称此举将“削弱美国的安全保证,并且可能向有能力开发核武器的国家发出错误信号”,是“在错误的时机发出了错误的信号”。布什宣布的撤军计划真的是出于选票需要吗?还是如布什所称是为了军事安全的需要?

海外驻军调整,实属安全需要

    冷战结束后,关于海外驻军调整的声音不绝于耳。9.11恐怖袭击之前,主流的声音就主张撤回部分海外驻军,关闭一些海外军事基地,对于冷战时期的过时的军事战略部署进行调整,由于当时威胁来源不清,如何调整尚在辩论之中。在克林顿的第二任期虽然已出现了调整海外驻军的一些意向(体现在2000年3月出台的《2020联合构想》中),但惰性和意见分歧使调整的步伐缓慢。真正促成海外驻军作重大调整的因素有以下几个:

    第一、9.11事件。在此事件前,由于地理上有两洋屏障、军事上拥有强大的核威慑能力,美国本土被认为是安全无忧的,美国的安全主要取决于海外,美军打仗一直是决战于海外千里之地。9.11第一次使美国人有了安全的脆弱感。因此在政府随后出台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核态势报告》、《国家安全报告》中显示出美国调整海外驻军的必要性:后9.11世界与冷战期间的世界大为不同,此前的海外驻军适应冷战需要,主要危险来自于苏联对美国盟友或美国的进攻,这是一种传统的威胁,美国要防范的是正规部队;而现在美国面临的主要威胁是“极端主义者与高技术的结合”,也就是恐怖主义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威胁,这是一种非传统的、非对称的威胁,对付传统威胁的办法显然已经不适应新的安全形势了。在此情况下,美国对安全战略、军事战略都作出了相应调整。

    第二、拉姆斯菲尔德的“军事革命”观。作为三朝重臣,深谙防务的拉姆斯菲尔德在入阁之前就主张对后冷战时代的美军进行改革:军队要现代化,武器要更新,机构要精简,美军作战部队要更加高效、机动、快速地投入战场,并在短时间内以较小的伤亡结束战斗,赢得决定性胜利。作为布什政府的国防部长,拉姆姆菲尔德一上任就想贯彻他的军事理念,但在9.11事件之前,他在国防部官僚机构或三军将领那里遇到了强烈抵制和强大阻力。9.11事件为他将理念付诸实践提供了一个契机。

    第三、反恐战争的需要。美国认为,后9.11时代的地缘战略已发生了变化,安全的威胁或不稳定地区主要集中在中东、南亚、中亚、东南亚、东北亚这一弧形地区。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使美国切实感觉到驻欧洲军队离战场太远,增加了投送的困难,更何况北约盟国中法国和德国曾反对伊拉克战争、土耳其也不允许美国军队过境从北方“进入”伊拉克作战。海外驻军的调整显得迫在眉睫。为此美国的一些防务分析家过去两三年在50多个相关国家进行调研,了解诸如原来驻在国对美国撤军的看法、美军东移和南移的潜在接受国的态度、开辟新基地对军力投射能力的影响等等。

    应该说,美国海外驻军调整计划并非布什头脑发热,而是在长期的酝酿、调研、实战经验和评估之后而作出的,而且这一调整实际上在伊拉克战争之后、布什宣布之前就已开始。

大选季节,确有选票考虑

    那么,布什为何在此时此地对此群体宣布此项计划呢?原因当然是选举政治的需要,或者说选票的需要,理由如下:

    第一,今年的美国大选格为激烈,角逐总统的两党候选人胜负难分,美国政治出现了极化趋势:支持布什的共和党选民与支持克里的民主党选民几乎同样多,党性投票几成定局,跨党投票很难发生。因为民主党内正弥漫着强烈的“反布什情绪”,这使一向四分五裂的民主党显示出空前的团结,在7月底结束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民主党人“众志成城”,大有誓把布什拉下马之势。在此情况下,决定胜负的可能是不到10%的独立选民(或游离选民)。为了获胜,两位候选人的竞选组织都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张选票、任何一个关键性的“战场州”(指两党候选人在该州的支持率不相上下)。

    第二,最近民意调查发现,安全成了选民最关心的议题,经济退居其后,这也许是由于美国第一、二季度的经济形势较好(增长率分别为4.5%、3%)、而伊拉克局势仍然不稳定、恐怖袭击依然不确定的缘故。在此前众多的民意调查中,布什一向在经济议题、社会保障议题等方向输给克里,而在安全议题,尤其是反恐议题上,布什常常居于优势。但伊拉克问题影响了这位自称是“战时总统”的候选人在安全方面的信誉。这就难怪布什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到来之前的两个星期,及时抛出一项激动人心的成熟计划来提升他的支持率。况且,在过去30多年中,选民通常认为共和党比民主党更擅长处理安全防务问题。就在2002年中期选举中,由于选民最为关心的议题是安全,结果共和党一反常规地获得中期选举的全面胜利。

    第三,为什么是在俄亥俄?为什么要对海外服过役的退伍军人讲?俄亥俄是今年大选中关键性的战场州之一,成为两党“必争之州”,:对于布什来说,历史经验表明,要想赢得大选胜利,必须赢得俄亥俄;对于克里来说,俄亥俄虽然在历史上以保守著称,在上个世纪出过不少保守派政治人物(如罗伯特·塔夫脱),但由于选民结构的变化,民主党的支持率在上升,如果民主党能够拿下共和党的“老巢”,还有什么州可以阻挡民主党迈向白宫的步伐?那为什么要对退伍军人讲,这当然是为了要赢得军人这一群体的选票。由于共和党倾向于增加国防预算,因此在总统选举中支持共和党候选人的军人一般比支持民主党的要多,但共和党不能将此视为理所当然、掉以轻心,尤其是伊拉克战争惹恼了一部分军人,将他们推向克里的怀抱,布什更得谨慎地对待。俄亥俄州拥有上百万的退伍军人,此时宣布撤军的计划正好可以向退伍军人暗示:布什并不是一个黩武主义者,并不想让美国军队“过度扩张”,在不需要时美国军队留在海外,在伊拉克也同样,只要情况好转,美军一天都不会多呆(当然了,情况好转的定义、判断由总统说了算!),从而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布什是靠得住的总司令!除退伍军人外,赢得30-40万的海外驻军及其家属的选票对于候选人十分重要的。想想看,在上一次选举中,仅仅570多张海外选票就帮助布什赢得了佛罗里达州,从而得了25张选举人票!调回国内对于海外军人来说当然是一件高兴之事。所以,布什此举确实有赢得军人、尤其是海外军人选票的考虑。

    为了不在这一议题上输给布什,克里便在布什宣布计划三天后(8月19日),也在同一地点面对同一群人演讲,攻击布什撤军计划无助于提高美军反恐能力、缓解战线过长的压力,并向他们表明,身为“战争英雄”的他是退役军人的“真正的贴心人”,他不会像布什那样没有设想好和平计划、没有战争的真正理由、没有得到盟友的支持就草率地将军队投入到注定要成为泥潭的战争中。有趣的是,这群人给布什的是雷鸣般掌声,而给克里的仅是礼貌性的掌声。这是否表明,布什在争取军人选票上先拔头筹?

用户中心 | 帮助中心 | 客户留言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10 Chbook.com.cn All rihgts reserved. 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110194号 / 京ICP证:12009511号-4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729
友情支持:中宣部 | 中央党校 | 文化部 | 人民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