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打造中国专业理论学术网上书店
 热门搜索:政治  |  理论  |  经济  |  商务  |  军事
促进我国社区服务业发展
作者:葛道顺 日期:2009-2-25 点击:1386

一、我国社区服务业的发展概况
社区服务业是各种服务产业在社区的块状集合。在我国的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中,社区服务业不是一个线状的统计类别,因此没有准确的统计数据来反映其发展现状。本文拟从“服务业”(第三产业)、“社会服务业”、“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三个层次上来分析我国社区服务业的发展概况。
“服务业”(第三产业)的大多数门类在社区层面都有经济活动,完全包容社区服务业。从总体上看,我国目前服务业的就业量不到30%。2003年我国服务业生产总值38885.7万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3.2%,落后第二产业19个百分点;增长指数为107.3,低于第二产业的112.7。改革开放以来,相对于第二产业,我国的服务业发展明显有些滞后。
“社会服务业”的范围较第三产业大大缩小,但也完全包容了“社区服务业”。1998年~2002年,我国“社会服务业”的增加值分别为2649.3万元、2893.7万元、3249.8万元、3855.7万元和4368.4万元,分别占当年第三产业增加值的10.5%、10.7%、10.9%、11.6%和12.1%,增长缓慢。1998年~2002年,社会服务业的就业规模分别为451万人、453万人、457万人、463万人和483万人,仅占社会就业总量的0.6%~0.7%。
“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的统计门类直接对准了为社区服务的居民对象,是社区服务业发展的一个良好指针。但社区服务业并不仅指直接的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它还应包括间接的、政府购买企业的社区服务,因此以该统计门类的数据来反映社区服务业的发展略有低估的可能。2003年,全国660个城市“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就业规模为52.8万人,占城市就业总量的0.48%。
从总体上看,目前我国的社区服务主要是社区公共服务。2005年,国家民政部的“百城(区)社区建设抽样调查”资料显示,我国已经初步构筑起以社会救助为基础的社区公共服务体系,其中,87%的社区建有服务中心,93%的社区建有劳动保障所(站),80%的社区建有警务室,85%的社区建有卫生服务站(点),70%的社区建有图书室,73%的社区建有1处以上的居民公共活动场所,60%的城区建有社区管理服务信息网络。截至2004年底,社区为2208万人提供了最低生活保障服务,为121.7万人提供了再就业服务。
二、我国社区服务业发展存在的问题
第一,与国际水平相比,我国社区服务业发展滞后。2002年,世界第三产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平均比重为67.7%,各国第三产业的就业量普遍在60%左右,而我国第三产业的产值只占34.3%,就业量比例只有27.2%。在“社区、社会和个人服务”项目上,美国的就业量为5021.8万人(2002年),法国为708.2万人(1990年),日本为1591万人(2001年),韩国为263.8万人(1990年),巴基斯坦为523.1万人(2000年),巴西为2956.4万人(2001年),而我国2003年城市“社区、社会和个人服务业”的就业规模只有85.08万人,与国际水平相差甚远。
第二,与全行业基本建设投资相比,社区服务业投资明显不足。从投资规模看,2003年,全国城市各行业基本建设投资金额为22908.6亿元,其中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的投资金额为46.24亿元,仅占0.2%。这种投资不足并不是社区服务业的企业所有制类型造成的。2003年,服务和其他服务业从业人员在国有单位、城镇集体单位和其他单位的就业比例分别为41.9%、29.5%和28.6%,尽管国有单位仍然是社区服务业的主体,但国家产业投资政策对社区服务业缺乏培育和支持。
第三,与国外成熟的企业化运作模式相比,我国目前的社区服务业主体脱离市场机制。目前,我国承担社区居民日常服务的主要机构社区服务中心尚未进入市场。2003年,社区服务单位共有7520个,工作人员55866人。其中,社区服务中心6179个,总资产达32.7亿元,职工有55202人,运营收入合计24.3亿元,总资产收益比为74.2%。国家办社区服务中心和街道集体办社区服务中心合计4691个,占总数的75.9%,这些服务中心多数为事业编制。其他民办社区服务中心,也很少有按企业注册、运作的。资产占45.5%的国家办社区服务中心运营收入只占4.2%,资产收益比仅为12.7%。在国外,居民的私人日常需求都由市场提供服务。我国的社区服务中心垄断了政府提供的社区服务资源,但又不能进入市场开展有效服务,严重影响了社区服务业的整体发展生态。
三、进一步促进我国社区服务业发展
第一,在进一步强化社区公共服务的同时,要大力推动社区服务的社会化改革,明确社区公共服务、社区市场服务和社区志愿服务,培育社区服务业的市场机制。根据民政部的“百城(区)社区建设抽样调查”资料,城市居民对社区公共和福利服务的需求迫切。这主要表现为:2000多万贫困人口需要社会救助服务,4000万离退休老人需要老年服务,3000多万残疾人需要助残服务,以及每年新增1000万劳动力和其他下岗失业者需要就业和再就业服务。毋庸置疑,政府在社区公共服务和福利服务方面责无旁贷,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政府必然“大包大揽”。政府在诸多方面可以购买服务,推动公共服务和福利服务的社会化改革,引进市场化机制和志愿机制,为社区服务业和非营利组织活动提供发展空间。
第二,加强社区资产建设,明确社区的资产所有权,推动社区服务业按市场机制独立运营。近20年的社区建设为社区积累了初步的公共资产,为社区服务业的产业化发展奠定了启动的基础。以社区服务中心为例,全国累计资产已达32.7亿元。但是国家办社区服务中心被认为是政府产权,房产和设施多半被政府派出机构占为办公场所,直接影响到国家办社区服务中心的运营效率,不少集体办社区服务中心的命运也是如此。政府需要在进一步加强社区资产建设的同时,将这些资产转为社区所有,按照企业化的运营方式来发挥这些资产的效率。目前急需要做的工作是,将社区服务中心的大部分功能推入市场,实现其资产所有权收益,并根据居民需求推出产业化服务产品,使之成为社区服务业发展的生力军。
第三,拓展居民服务和其他社区服务空间,培育新的社区服务业增长点。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以及新城建设和旧城改造的深入,我国城市居民所需要的居家服务已经不再局限于传统的家政服务以及老人护理服务等方面。诸如社区化房产服务、社区化电视和互联网信息服务、社区化养老服务、社区化儿童照顾服务、社区化文化娱乐休闲服务、社区化保健服务以及居家司法和投资咨询服务等,越来越受到广大居民的欢迎。可以说,我国社区服务业的发展空间十分巨大,社会服务业的各种细分产业需要在社区层面上进行服务方式转换以应对居民需求,并实现新的经济增长。
第四,理顺社区服务管理体制,为社区服务业发展创造优惠条件。尽管社区服务业的科技含量越来越大,但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社区服务业仍将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中小企业、个人企业是主要的市场主体。更为重要的是,社区服务业承担着下岗失业人员再就业和新增劳动力创业的重任,因此政府应在税收上给予优惠,在程序上实现灵活管理。工商、税务、卫生、城管、文化等部门的工作重心要下移,确实帮助和支持社区服务业实现健康、稳步发展。

用户中心 | 帮助中心 | 客户留言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10 Chbook.com.cn All rihgts reserved. 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110194号 / 京ICP证:12009511号-4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729
友情支持:中宣部 | 中央党校 | 文化部 | 人民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