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打造中国专业理论学术网上书店
 热门搜索:政治  |  理论  |  经济  |  商务  |  军事
要,而不要
作者:苏星 日期:2009-7-17 点击:1317

   我过去教书,现在当编辑,也写过一点东西。自己写或读别人的文章当中,常常想,什么样的文章算好文章?作为经济文章,我认为,最主要的标准应当是,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或对改革开放有益而不是有害。至于怎样写,则是第二位的问题。当然,文章是给别人读的,写作方法也不能不讲究,而且应当讲究。

    下面,我仅就研究和写作方法,向青年朋友们提出一些建议,愿共勉。

    一、要从实际出发,而不要从原理出发。为此,就要深入实际、调查研究。毛泽东说:“调查就像‘十月怀胎’,解决问题就像‘一朝分娩’。”(《毛泽东著作选读》上册,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50页。)不怀胎,何由分娩?远的不说,我国有成就的老一辈经济学家,几乎无一不是从调查研究入手,走上经济科学研究道路的。这条路,比重复某些原理、构想某种体系要难,但舍此没有其他捷径。

    二、要积累资料,而不要空话连篇。我国古人讲集腋成裘,俄国生物学家巴甫洛夫把搜集事实比作空气之于鸟儿的翅膀,没有空气,鸟儿就不能飞。可见积累资料之重要。积累资料不但要详细,而且要占有。占有,就是把资料储存在自己脑子里。日积月累,量变会引起质变,逐步形成观点。不积累、研究资料,凭空制造出来的观点,有如氢气球,不会有什么生命力的。

    三、要厚积薄发,而不要东拼西凑。鲁迅在答复北斗杂志社怎样写文章时说:“宁可将可作小说的材料缩成Sketch(速写),决不将Sketch材料拉成小说。”(《鲁迅全集》第4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289页。)我们有些文章,却东拼西凑,越拉越长,水分之大,可以把编辑淹没(记得华君武同志就此画过一幅漫画)。其实,短文花的功夫要比长文多。肖伯纳有一次给朋友写信说:我因没有时间,不能把信写得短些。这就足见删繁就简并不容易。

    四、要尊重别人的研究成果,而不要据他人观点为已有。毛泽东提倡要讲真话,不偷、不装、不吹。不偷,就是说,自己的是自己的,别人的是别人的。引用别人的观点可以,但要注明出处,不要把别人说过的道理,当作自己的“发明”。恩格斯在《资本论》英文版序言里,谈到马克思的引证方法时说,马克思在不少场合,引证经济学著作家的文句是为了证明: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什么人第一次明确地提出某一观点。这才是科学态度。

    五、要敢于创新,而不要吃别人嚼过的馍。一篇文章不可能全新,但总要有一点新意。像鲁迅所说,要说一点别人没有见到的话。现在有些经济文章不仅内容重复,连题目都是重复的,谁喜欢看?创新,当然不容易。只有下苦功夫研究,众里寻他千百度,才能得到不多的新结论。不做研究,照搬国外的某些观点,以为是新的,其实还是旧的。

    六、要坚持真理,而不要随风转舵。坚持真理,首先要掌握真理。列宁在《论国家》的讲演中说:“你们只有学会独立判断这个问题的时候,才能认为自己的信念已经十分坚定,才能在任何人面前,在任何时候,很好地坚持这种信念。”(《列宁选集》第4卷,第22页。)要真正做到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马克思主义是真理,有些搞马克思主义的人为什么也会动摇?原因无非来自两方面,一是信念不十分坚定,一是有私心,明知不对,由于经受不住各种压力,而改变航向。

    七、要勇于自我批评,而不要自以为一贯正确。社会主义经济问题是一个崭新的课题。我们的认识只能随着实践而发展。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才能接近真理。在这个过程中,认识错了是难免的,改变自己的某些观点也是正常的。但改变观点要交代一下那些观点我已经放弃了。切不要摆出一副一贯正确的面孔,今天这样说你是正确的,明天那样说你还是正确的。

    八、要推敲文字,而不要粗制滥造。有人把经济学著作说成是沉闷的科学。凡是认真读过《资本论》的人都感到,这部著作那么长,读起来并不沉闷。原因是文字好,有些段落,甚至可以作为文学作品来读。毛泽东要求写文章要准确、鲜明、生动,也是说应当讲究文字。准确,对于经济学文章最重要。连概念都弄不清,文章也做不好。但光弄清概念还不够,文章也应力求鲜明、生动,能吸引读者,用一句时髦的话,就是要有可读性。

    九、要通俗易懂,而不要故做高深。现在有些经济文章,非经济学的术语太多,杜撰的名词太多,句子结构又复杂,有些研究经济学的人都说看不懂了。我不反对使用新的范畴,但经济范畴是生产关系的反映,不能滥用,本来使用原有的术语可以说得明明白白,就不要换新的术语。读者还是喜欢深入浅出的文章,能写出这样文章的人才算高手。俄国十月革命以后,列宁很注意宣传语言,他说:“对人民不能咬文嚼字,而要讲得通俗易懂。”(《列宁全集》第36卷,第425页。)列宁在这个时期写的文章,充分体现了这一要求。

    十、要独具风格,而不要千文一面。鲁迅的文章,就有风格。不论小说、杂文、论著、诗、通信,只要出自鲁迅的手,一看,就知道是他写的。多年来,学鲁迅的人不少,学像的并不多。我们现在写经济文章,独具风格的太少,往往是一个模式或几个模式轮换使用,人称社论体、论文体。总之,面孔差不多。产生这种现象,不能全怪作者,编者也有责任。好的编辑,应当尊重作者的风格,不应随意改人家的文章。

    十一、要认真读书,而不要“不读书好求甚解”。“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是诗人杜甫的经验之谈。写经济学文章,不仅要读经济学的书,而且要读其他学科的书(包括哲学、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不仅读中国书,而且要读外国书。有些人不喜欢读书,却发表各种议论,郭沫若把它叫做不读书好求甚解,真是一针见血。我发现有的推崇西方经济思潮的人,并没有读过多少西方经济学家的著作。相反,只有那些深入研究过西方经济学著作的人,才能对它作出全面评价。更可笑的是,没有读过《资本论》的人,也人云亦云说《资本论》“过时”了。年轻,是读书的黄金季节,此时,要多读、多储存一些知识,不要时过境迁,“白了少年头”才觉悟到读书太少,那就只能老悔读书迟了。

    十二、要笔不停挥,而不要半途而废。文章是写出来的,多写才能提高。老艺人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就是说不能停、不能断。写作也要活到老写到老,不能停笔。停了笔,再想捡起来,就困难了。

 

用户中心 | 帮助中心 | 客户留言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10 Chbook.com.cn All rihgts reserved. 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110194号 / 京ICP证:12009511号-4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729
友情支持:中宣部 | 中央党校 | 文化部 | 人民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