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打造中国专业理论学术网上书店
 热门搜索:政治  |  理论  |  经济  |  商务  |  军事
热点资讯推荐
    热点图书排行
      陈云同志与调查研究
      作者:苏星 日期:2009-7-17 点击:1733

          陈云同志说:“领导机关制定政策,要用90%以上的时间做调查研究工作,最后讨论做决定用不到10%的时间就够了。”《陈云文选》(1956—1985年),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180页。陈云同志不仅是这样说,而且是这样做的。

          在60年代三年困难时期,为了摸清情况,恢复与发展国民经济,陈云同志对农业和工业都做过深入的调查。农业方面,《青浦农村调查》已收入《陈云文选》。工业方面,陈云同志曾主持召开过煤炭座谈会和钢铁座谈会,但了解的人不多。在这里,我想介绍一下煤炭座谈会的具体情况,看一看陈云同志是怎样重视调查研究的。

      细心听取汇报

          1961年10月14日到11月3日,陈云同志在北京香山饭店主持召开了20多天的煤炭座谈会。参加会议的有薄一波、张霖之、薛暮桥、宋养初等同志和阳泉、开滦、平顶山、淄博、鸡西、阜新矿务局的党委书记以及有关部门的一些同志。

          座谈会开始,陈云同志首先说明了座谈会的性质和开会的方法,他说:

          这是调查研究的座谈会。根据典型的情况(从61个直属矿选了6个矿,占1/10),找出若干问题,专门讨论。可以得出共同的意见,也可以得出不同的意见。共同的意见也不做决定。座谈要无所顾忌,左思右想。从各种角度考虑问题会周到一些,避免片面性。

          讨论中分两类问题:一类是厂矿企业内部的问题;一类是从部、从全国的角度来看的问题,即属于全局性的问题。煤炭部和机械工业部、铁道部都有关系。

          工业和农业不同,必须同时考虑企业内和企业外的问题。农村调查一个横断面,就了解得差不多。工业光从企业内部考虑不能解决问题,必须企业内外一起考虑。

          讨论方法:先报告,再分专题讨论,重点在专题讨论。从同志们的报告中搜集专题。半天开会,半天进行酝酿,要有充裕的时间考虑。问题都是从不成熟到比较成熟,最后才成熟的。听报告,仅仅是为了理出专门问题,但不是解决6个单位的问题,是要概括出一些全国性的问题来。一个专题需要讨论半天,或者多一点时间。少做一般性报告,多留一点时间做专门讨论。

          从10月14日到20日,听了6个矿务局的汇报,21日听了当时煤炭工业部部长张霖之同志的汇报,汇报便告一段落。

          汇报时,陈云同志每天按时到会,总是聚精会神地仔细地听每一位同志的发言,而且把要点记下来。据周太和同志说,晚上回去还加以整理。在听汇报过程中,有时也插话,但插话不多。

          插话中,主要是鼓励大家实事求是,敢讲真话。第一天,陈云同志在听完阳泉矿务局党委书记的汇报以后说:革命总是有对有错,好事讲不坏,坏事讲不好。见了面只是哈哈哈,革命会大势已去,胜利了的革命也会大势已去。革命是讲道理的,真理不能说成为错误,错误也不能说成为真理。一看就对的人,世界上还没有。在陈云同志的鼓励下,汇报的同志确实做到了畅所欲言。有的同志说,过去只能在桌子下面讲的话,也搬到桌子上面来了。他们分析了“大跃进”所带来的问题和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和后果,对许多重要方针、政策问题讲了自己的看法。如经过1958年大破大立,管理制度剩下不到一半,而且自流了;指标过高,规章制度(包括计划平衡、采掘衔接)不能坚持,乱采乱掘;取消计件工资,使劳动生产率下降了;生活困难,带来职工队伍不稳定;技术人员政策不落实,有功不显,有过难逃;群众对干部说的话失去信任,说“1958年号召什么听什么,1959年怀疑,1960年不敢说,也不敢信了”,等等。

          陈云同志听了这些情况,一再对大家说:要做事后诸葛亮。他说:没有事后诸葛亮,就没有事前诸葛亮,事后诸葛亮就是总结经验。错误不可避免,要客观,要接受经验教训。肃反的经验最多,没搞过的也会出“左”。土地改革也是一样,去过中央苏区的人,还是可能出“左”。许多事情自己没经历过,就容易出问题。每个部门都有很多争论,问题是采取正确态度,要客观地看问题,否则,今后还会重犯错误。

          陈云同志很注意引导大家正确认识错误的性质。他说:我们在农村推广密植、双季稻都是好心,但方法不对。我们是好人有缺点。比如电力排灌农民就非常满意。我们究竟是做的好事多还是坏事多?做坏事是出于本心还是方法不对?完全可以用事实说服农民。

          对于如何纠正错误,陈云同志认为,纠正只要开始走一步,就松动了。有了十二条(即中共中央《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才有六十条,即《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草案)》。不要急了,要一步一步认识。

          陈云同志的话使与会同志在认识上、思想方法上受到很大启发。当时,煤炭工业虽然正处于困境,煤炭部门的同志不但没有垂头丧气,通过座谈会,反而提高了信心。

      反复研究专题

          10月21日,张霖之同志汇报完了之后,陈云同志经过深思熟虑,提出了18个讨论题目。他说:问题不妨细,细了讨论得深。讨论生活问题就不如讨论粮食品种、蔬菜、家属粮食供应问题。讨论最怕囫囵吞枣,问题分得细,讨论反而快。下面就是陈云同志提出的问题:

          1、三年来煤炭上升的原因,哪个占多少,数量要算一算。哪些因素促使煤炭上升,排一排队。各单位估计,可以出全国数字。哪个原因第一,哪个原因第二?哪个是主要的、决定性的?

          2、下降的原因,也排一排队。

          3、现在的生产能力有多大?应当从哪几方面计算?

          4、要做到正规循环作业应具备什么条件?

          5、机修的内修和外修。哪些内修,哪些外修?内修不一定合理。

          6、安全问题。环境对工人的精神状态很重要,和地面工作不同,没有安全搞不了生产。

          7、哪些规章制度首先恢复?哪些是必要的?

          8、群众运动有哪些好处?哪些必须保持?过去的规章制度,保险系数大;自上而下的多;机械。

          9、党委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好处是什么,缺点是什么?

          10、计件工资到底好不好?

          11、粮食奖励制度怎么奖法?防止什么毛病?

          12、粮食品种问题。

          13、蔬菜问题,一斤油的问题,怎么保证?

          14、住在农村的家属粮食定量不够的问题。

          15、技术人员问题。不积极,对我们的事业有没有利?

          16、赔本问题如何解决?赔是赔定了,用什么方法赔?

          17、国家调度的煤是大矿好,机械化水平高好,还是小矿好?煤矿是否和一般工厂有区别?怎样理解大中小?1958年钢铁搞“小土群”、“小洋群”,是因为要翻番。炉型究竟多大?小的技术可以过关,经济指标是否过关?大中小还要看设备制造能力。

          18、全国各行各业总的水平到什么程度?煤炭能够搞多少?

          经过准备,10月23日开始讨论专题。第一个专题是三年煤炭上升的原因。发言的有阜新、平顶山、开滦、鸡西矿务局和煤炭部。阜新矿务局举出五个原因:老矿井改建基本完成;有1957年的储备;矿工生活比较好;工人干劲大;协作关系比较稳定。开滦矿务局补充:小煤窑也起了些作用。听到这里,陈云同志归纳为四个原因:老井潜力;新井投入生产;小煤窑;工人干劲。并且问:由年产9200万吨提高到24000万吨还有什么原因?平顶山补充两点:一是新矿简易投产;一是乱采乱掘。鸡西也说有乱采乱掘的情况。接着,煤炭工业部列举了四个原因:老井;新移交井;卫星井(包括小窑),工程煤(即边基建边采的煤)。张霖之同志说:这三年指标都太高,1959年应产1.9亿吨,产了2.1亿吨,1960年应产2.1亿吨,产了2.4亿吨,按这个指标,新井移交应当是6000万吨,但基本建设跟不上。基本建设不能保,按理产量指标就该降下来。陈云同志很同意,说如果新增6000万吨新井,不会有问题;降低产量指标,也不会有问题。我们的工业水平,不能维持那么大的产量,也搞不了那么大的基本建设规模。

          经过反复讨论,陈云同志根据大家的意见作了如下的概括:

          第一,增加来自四个部分,按三年平均,老井占65%,新井占21%,卫星井占lO%,工程煤占3—4%。

          第二,工人的干劲。当时是有物质条件的干劲。

          第三,有若干部分不适当的开采,从全局看有6000万吨。

          当大家谈到煤炭增加四个组成部分还有水分时,陈云同志说:开采数字要去掉虚数,损失要去掉合理部分。

          然后,陈云同志又归纳为:第一,四个来源;第二,底子好(指物质条件);第三,干劲大;第四,若干部分乱采。

          薄一波同志提出,应加上技术革新。陈云同志说:加上第五,有效的技术革新。

          这样,1958年以后煤炭上升的原因就基本上清楚了。

          10月24日、25日,讨论1961年煤炭下降的原因。一开始,陈云同志说:约法三章。第二个会可以推翻第一个会的意见,反反复复,左思右想,回去讲最后的意见。

          24日,开滦、阜新、阳泉三个矿汇报。在汇报中,列举了许多原因。如过去高指标,追产量,加班加点挤了维修时间;采煤方法不当,吃厚煤层多,吃薄煤层少,大巷失修,工作条件变坏;材料、设备供应不足;新工人多,技术水平和思想觉悟低;管理削弱……等等。但最突出的是生活问题。阜新的同志说:由于生活问题解决不了,粮食和副食不足,工人体力普遍下降。

          听了三个矿的汇报,陈云同志说:

          前两天是事后诸葛亮。总结经验是为了展望将来。外界对煤炭工业的情况不了解,一下上去,一下下来,究竟有多少原因?哪些原因是主要的?下降的原因要讨论清楚一些。煤炭平均日产量从去年下半年的63万吨下降到今年上半年的52万吨,现在又下降到44万吨,到底是什么原因?只是一个生活问题,不能从52万吨降到44万吨。现在的水平究竟多少合适?开拓延伸到底搞多少是合理的?

          25日,张霖之同志综合全国情况,对煤炭生产下降的原因作了分析。他认为:(一)原来生产计划和基本建设是平衡的,现在基建完不成,必然吃老本;(二)从1960年开始,材料、设备赶不上了,设备带病运转;(三)物质条件下降;(四)管理问题,巷道维修跟不上。还有生活问题。

          张霖之同志汇报完了以后,陈云同志说:(一)生产和基建不平衡;(二)材料不足;(三)生活问题;(四)管理。有人说,经委、计委、煤炭部、地方看法不一样。有一种意见是,可以生产那么多;有一种意见是,不能生产那么多,因为基建和生产材料实际上不能给那么多。这几年,指标过高,规模过大。给了东西,上去;不给东西无非两种结果:吃老本,或者产量下降。

          接着,大家集中议论指标过高。陈云同志根据大家的议论,改为五条:(一)生产指标高了;(二)基建的摊子大了;(三)因此,材料、设备分配少了,带病运转;(四)生活从1959年开始出问题;(五)管理(技术革命、工具、巷道维修、各种制度)。同时指出,采掘跟不上,是指标高逼的。生产指标摆在第一位,别的都同它有关。

          陈云同志说:头几年不管什么原因总是上去了,中央、地方都积极得很。当然预先看到问题可以改,但是也很难。1959年,在上海议论钢产量年产1650万吨行不行,当时也没有把握,后来调查研究了2个月,才定为1350万吨。通过这次座谈会,一要了解问题所在;二看综合水平如何;三是研究10年8年以内的根本性问题。

          最后,陈云同志说:加上一点意见,不正常的东西还起作用;遗留下来的欠账未还;为了维持经济上的需要还继续欠账;将来还付利息。加一条遗留。

          下降原因,经过这样多次反复,才最后确定下来。

          从10月26日到11月3日,又花了8天时间,讨论材料问题,设备问题,安全问题,大中小型问题,油、肉、蛋、鱼的供应问题,在农村的家属口粮问题,计件工资问题,技术人员政策问题,等等。陈云同志把讨论的问题分为三类:(一)增加点知识的;(二)少一点讨论的;(三)认真讨论的。经过讨论,一般都有了结论。

      全面总结经验

          座谈会自始至终注意总结经验。11月3日,座谈会结束时,陈云同志说:有正面的经验,有反面的经验,好好总结都会有利于我们今后的工作,会对我们的工作起积极作用。有成功,有失败,会得出另外的东西。我理解,这另外的东西,就是带规律性的东西。

          从这次座谈会,总结出哪些带规律性的东西呢?

          第一,有计划的主要内容是按比例。

          当煤炭部谈到在“大跃进”期间生产和基本建设规模的比例关系遭到破坏时,陈云同志说:有计划的主要内容是按比例。有的5年10年按比例,有的30年按比例。

          要按比例,就不能搞高指标。在研究煤炭指标时,陈云同志说:最核心的问题是每年增加多少煤。但每年能增加多少,不决定于我们的主观愿望。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平均每年增1000万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头3年每年增加2690万吨。过去一个时期建设煤矿靠外国设备,现在要转到完全靠国产设备,争取配套,这样,每年增加2300万吨不容易,增加2000万吨比较充裕。接着,陈云同志提出要算几笔账:

          (一)每年增加2000万吨煤,每年需增加200万吨钢,设备中合金钢、铜、铝需要多少,普通钢材多少,设备多少,算出个账来和冶金配套。

          (二)算一算铁路。中国铁路少。采矿就是搬石头,靠大车、汽车拉不行。1949、1950年开发工业的条件是路、电先行。开始搞宝成铁路,但不知道铁路和电都要烧煤。

          (三)投资,每年增加2000万吨,要5亿元投资。25元1吨煤,1000万吨,投资2.5亿元。

          (四)基本建设规模。每年增加1000万吨煤,建设规模需8000万吨。建设时间不能算得很紧。

          这些都属于按比例的问题。

          总结三年“大跃进”的教训,陈云同志提出,一定要算账。生产和基本建设所需要的主要设备、一般设备、辅助材料、三类物资到底需要多少?几项材料要分别计算。以后做老实事,材料不够,可以请示综合机关:或者吃老本,或者减产。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是算账,一是材料和指标要一致。算账很重要,5块钱只做5块钱的事,不做8块钱的事。陈云同志特别强调:不要怕降低指标。向下是实的,向上是空的,下马总有个底。东西多出来了,谁也吃不下去,半年以后可以作结论。1957年基本建设投资调整到100亿元,半年以后东西多出来了,结果完成138亿元。

          第二,物资和购买力要平衡。

          当讨论到有些矿采取减人不减粮的办法解决工人生活问题时,陈云同志说:各行各业都减人不减粮,不解决问题。城市加人,农村减产,造成粮食困难。粮食增产,又挤棉油。达到1957年水平,消费量不如1957年。退职还乡1000万人,明年以后会见效。现在是拿农民的口粮。黑市出现,根本原因是物资和购买力不平衡。购买力,吃穿200亿元。从前60到80亿斤猪肉进城,1元1斤,回笼60到80亿元,不算鸡鸭蛋;每口猪出25斤油,7500万元;算上鸡蛋100亿元。20尺布,6亿人口60亿元,加上针织品,也是100亿元左右。补满这两个大头,用别的东西靠不住。1950年300亿斤粮、880万担棉花可以稳定市场,那时购买力小。现在900亿斤粮食也解决不了问题。根本问题是增产,提价、提工资都不行。拖拖拉拉,等一等,生产发展了,才能平衡。

          陈云同志还说:最困难的问题是吃穿问题,而这主要靠农村。农民看到鸡蛋有利,就拼命干,干的结果价格就下跌了。经济转动的环节在农村,这个环节一转动,就活了。现在有几十样东西价格稳定,其余钞票跌价。市场上商品少了。要等购买力下去,生产上来,物资掌握好,工资物价一齐调整,时间不少于3年。只有粮食解决以后,才能解决棉花问题。

          第三,要研究中央和地方的管理体制。

          当座谈会议论到经济管理体制问题时,陈云同志说:根本问题是条条块块,尺寸没有搞正确。然后他回顾历史,说开国12年几个东西倒来倒去未倒出好办法。1957年以前一包到底,开始有必要,以后放一点,经过毛主席批评。每次开会都提出放不放?地方、企业都要分一点成。1956年讲了十大关系。1957年,一个开了企业分成的会议,企业分成;一个是地方财政分成。1958年八大二次会议以后,6月30日企业大量下放。以后每一次会又议“全国一盘棋”,各搞各的不能集中,需要集中而没有集中。讲了三年之久,这次庐山会议决定集中一点。究竟集权和分权到什么程度,现在并未解决。从工业建设来说,没有集中统一不行,一个省一个大区都不能解决问题。同时,毛主席讲,中国大,有的省比欧洲一个国家还大。只开各部的会,不开省委书记会,会说都是上面下来的。省委书记代表当地的统一领导。当地不出一把力,平顶山、包头是搞不起来的。同心协力是应该的,但应给的权力、物资没有给。地方提出项目,并不只是为地方办工业,也是为大企业服务的。那时地方毫无机动余地,搞到财政分成很高兴。是否可以河水不犯井水,该给你的就是你的;该为大企业服务的就要为大企业服务。市委的我不动,我的就是我的,给你的真给。钱,要紧的几样都给,给了的不打主意。中央的东西,地方也不要打主意。物资要相当统一,否则不能进行建设。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统一,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期分散的好处和缺点是什么?要研究一下。

          可惜,这个问题没有来得及仔细研究。

          第四,多种经济形式才能灵活。

          —座谈会在讨论到经济形式过于单一,企业不得不“办社会”的时候,陈云同志说:理发修皮鞋都搞合作社,到底有多大好处?搞合作小组就灵活多了。公私合营时已经搞了合作小组,现在看,还得退回去一点。在谈到商业时,陈云同志说:私人卖小菜分开卖,卖得还多一点,我们都是大路货。不自负盈亏,商人卖东西就不吆喝了。小东西摆在那里,不会妨碍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

       

      用户中心 | 帮助中心 | 客户留言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10 Chbook.com.cn All rihgts reserved. 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110194号 / 京ICP证:12009511号-4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729
      友情支持:中宣部 | 中央党校 | 文化部 | 人民出版社